重阳节将至,老年人再次成为社会话题中心。近日,记者走访攀枝花市中心医院和攀枝花学院附属医院两家攀枝花大型三甲医院发现,独自前来就诊的老年人不少,医院智能化、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在人流量大又到处充斥着现代智能设备的医院,老年群体会面临怎样的处境?
 
 
通过蹲点记者发现,作为老年群体较为集中的公共服务场所,2号站注册登录两家医院均设立了老年便民挂号收费窗口。在医院入口处,考虑到老年人没有智能手机或使用不便,专门开辟了绿色通道,老年患者出示身份证并记录手机号码,测量体温后即可进入院内。
 
自助挂号、自助取药、自助取化验结果……这些在年轻人看来方便又快捷的智能终端,却给老年人带来了不少疑问。“怎么交不了费?要刷哪个条码?怎样才算操作成功?”在攀枝花医院附属医院门诊大厅的自助挂号和缴费机前,不少老人面对屏幕,伸出手指却不知该点哪里。一块屏幕,似乎隔开了他们与智能时代的便利。
 
攀枝花学院附属医院门诊办公室主任朱祥萍介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医院通过设置“潮汐志愿岗”,调动机关后勤工作人员,2号站测速在人流量尤其老年患者人数较大时,到医院的自助终端设备附近提供帮助。
 
 
记者观察,在上午9点半到10点半个小时间,就有40多位老年患者在自助挂号缴费机前向志愿者寻求帮助。“使用自助设备进行挂号取药的老年人比之前有所增加,但大多数仍然不会使用,高峰期需要同时帮助2-3位老年患者进行操作。”攀枝花医院附属医院门诊志愿者李子蝶说。
 
此外,医院设置60岁以上老年窗口和便民门诊,朱祥萍告诉记者,2号站注“通常固定设置1-2个老年专门窗口,但人流量大时,则会根据现场情况及时进行增加。”
 
在采访过程中,一位名叫刘洪英的75岁老人吸引了记者注意。她随身带着红色折叠小凳,比起其他表情茫然的老年患者,笃定很多。在取药机前扫码后便坐在等候区拿出手机等待。
 
 
这位老人告诉记者,四川2号站由于有慢性病,1个月就要来一次医院挂号取药,“人太多,又住得远,早上7点就要从家出发,赶到医院挂号,有时候还挂不到。”
 
为了方便就医,老人的孙女手把手教老人使用智能手机,通过医院微信公众号提前挂号,“我现在都是提前一天挂好号再来。”老人自述有初中学历,退休前在商店做柜台服务人员,手机上不仅有微信等常见社交软件,还安装有抖音、淘宝等娱乐、购物软件。但刘洪英老人反映,身边的老年人大多使用老年机,如果子女不在身边,就很难享受到智能设备带来的便利,“我在购物软件上买了便宜的东西,还会帮着周围邻居买,他们还是不会用。”
 
目前,攀枝花大多数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主要依靠家人帮助和引导。“遇到问题的时候没有人及时给予帮助,使得老年人用不来智能手机。”60岁老人唐笙人反映,老年群体急需多种渠道的帮助和课程,来学习使用智能设备。
 
在攀枝花市政务服务中心的社保咨询台,时值业务办理高峰期,两名工作人员正接待着十几名前来咨询的市民,其中不少是老年群体。
 
在该服务中心大厅,有网上大厅办理通道、自助查询通道和窗口办理,但并没有设置专门的老年群体服务区域或者通道。“我是第一次用这个机器,这么多选择,根本不知道该点哪个。”在社保自助查询机前,前来查询退休金的市民文跃辉连忙求助工作人员。
 
为了方便市民,攀枝花人社局推出微信公众号服务,通过绑定使用人社部签发实人认证的H5页面电子社保卡,在手机端实现人社信息查询,社保卡微信支付等功能。
 
“感觉很方便,但还是不会操作。”已经退休的唐女士手拿智能手机,在大厅扫码关注该微信公众号后,进入绑定界面,由于不会使用手机打字,在看了几秒钟后,唐女士选择退出页面,“都说现在越来越方便了,但是像我们这样上了年纪文化程度不高的老年人,根本不会使用,拿着手机还是只会打电话,拍个照,聊微信能学会发语音已经很不错了。”唐女士说,由于记忆力越来越差,在外地工作的孩子节假日回家刚刚教会使用各种功能,没几天就又忘记了,“还是没法理解为什么年轻人都这么喜欢玩手机,我们根本玩不转。”最终唐女士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才绑定好电子社保卡。